墨西哥度蜜月旅游 墨西哥海外旅游 墨西哥蜜月旅行 墨西哥海外旅游胜地
当前位置: 蜜月天蓝网 > 墨西哥蜜月旅行 > 哈布斯堡家族的马克西米连:一个墨西哥,三重

哈布斯堡家族的马克西米连:一个墨西哥,三重

时间:2020-07-01来源:未知 作者:墨西哥旅游攻略点击: 次 墨西哥度蜜月旅游
墨西哥自力百年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紊乱史。

潘沙 · 2019/08/23 14:00字体:

马奈画作《枪决墨西哥皇帝马克西米连》(局部)

文 | 潘沙 | 东方汗青谈论

2

1867年6月19日,墨西哥克雷塔罗,几声枪响后,哈布斯堡家族的马克西米连倒在血泊之中。短寿的墨西哥皇帝获得了责罚,罪名是“叛国”。他的故事,被沉没在了动荡嘈杂的世界之中,人们只有在抚玩马奈那幅有名画作,或是默念《帝国轶闻》里疯皇后卡洛塔那些大段歇斯底里独白的时候,才会偶然想起那场欧洲亲王“闯荡”美洲的奇异冒险。在遥远的墨西哥,马克西米连大公背负了三重皇帝梦。

潜藏的皇权基因

横扫欧洲的拿破仑,向束缚美洲三百年的锁链砍下了第一剑。跟着西班牙的国王自顾不暇,墨西哥自力意识终于破茧而出。可是,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斗争里,国度在共和与皇权之间阁下扭捏,谁也无法找到一支治国安民的稳定剂。

墨西哥自力,与其说是一场革命,毋宁说是一场混战

1815年,自力首脑莫洛雷斯被捕遇害后,胜利的天平似乎倒向了保皇党。斗争在城镇与村庄逐渐消声匿迹,直到奥古斯丁·伊图尔维德俄然倒戈。伊氏本是与保皇党并肩作战的悍将,在镇压莫洛雷斯的奋战里立下劳绩。事态不乱后,西班牙人允诺的权力与地位并没兑现,在鸟尽弓藏的威胁下,他决心殊死一搏,自封自力魁首,提出了著名后世的“伊瓜拉规划”。

规划鼓动,崇奉、自力、结合将获得保障,人民将免于兵燹。伊图尔维德总被昆裔汗青学家描画成阳奉阴违的武夫,但平心而论,“伊瓜拉企图”布满政治聪明,它让各方势力都感应合意,教会对其予以默许,一些保皇党因之投诚。众心所向,很多城市望风而降,十一年决战不得的自力竟如斯瓜熟蒂落地实现了。

新生的国度颁布,君主立宪制是最稳妥的选择。此前的战争让墨西哥人意识到,国内遍布着野心家,没有一个公认的巨子,就会陷入无休无止的割据。伊图尔维德亮相,将在波旁家族选拔一位精壮的王子,或是邀请一位年高德劭的欧洲亲王来主持大局。西班牙基本不认可墨西哥自力的正当性,更不会派王子远渡重洋收拾残局。若何在欧洲其他王室里选择一个合适人选呢?墨西哥国会绞尽脑汁,但一路“突发”事件让所有勉力都泡汤了。1822年5月的一个夜晚,墨西哥城兵营里,突然传出“奥古斯丁一世万岁”的喊声,很多士兵和为数不少的围观市民插手了呐喊的部队,伊图尔维德的名字响彻首都。事后证实,“黄袍加身”的戏码是伊图尔维德一手炮制,昔时他却装作全无所闻,站在阳台上不知所措地望着拥护他称帝的人群。短暂讨论后,他鼓吹,为了故国不再被战争肢解,甘愿担此重任。

伊图尔维德,既是墨西哥自力功臣,又是膨胀的野心家

在锣鼓喧天的即位庆典上,支撑自力共和的人们好梦破碎,期盼从欧洲“进口”贤君圣主的人们也看清了皇帝的真面貌。一位军官打着人民的灯号站了出来,此人就是圣塔·安纳——他身世保皇党戎行,为“伊瓜拉设计”转投伊图尔维德,因垂涎皇帝那位未婚的姐姐而被贬谪。很难说清,他高举义旗是为报国照样泄愤,但山河切实就此易主。被推翻的伊图尔维德本已逃亡欧洲,但他听闻西班牙人预备趁墨西哥内争卷土重来,按捺不住重掌大权的诱惑,私自折返回来。墨西哥当局并不睬会旧日皇帝那番救国说辞,将他当场枪决。

获胜的圣塔·安纳顺应民意,公布建设共和国。不外在骨子里,他与伊图尔维德是统一类人,甚至都钟情于“西方拿破仑”这一称号。他本身标榜衣着简朴,却要求侍卫队极尽奢华,红礼服、金肩章、银丝扣,很是惹眼。在漫长的政治生涯里,圣塔·安纳总计十一次登上墨西哥总统的宝座,他不断复出与退隐,的确若是收支后院普通轻松随意。

恰是在他任内,墨西哥丢掉了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等北方疆域。面临壮大的美国,实力不济虽然是失败的主因,但人们仍是把怒火撒向了圣塔·安纳。他在阿拉莫屠城激发争议后,被仇敌生擒,靠着出卖国度好处捡回一条命。随后的美墨战争里,他因一顿喷香的鸡肉午餐贻误战机,被敌手突袭,输掉了枢纽的塞罗·戈多战争。每当颜面扫地,他就躲进自家的德克拉沃庄园不问政事。一旦有机可乘,圣塔·安纳就死灰复然,召集旧部“拯救”故国。墨西哥人对他恬不知耻的政治策略忍无可忍,终于在美墨战争后将他逐出故土。

圣塔·安纳,墨西哥的无冕之王,见证了国度的数次命运转折

无冕之王出逃,国度仍不克享受半晌喘息,胡亚雷斯等自由派将矛头瞄准了占有大量地盘的上帝教会,彻底把所有势力都拉下了水,“改造战争”立即爆发。在一团乱麻的国度,保守派再次将皇帝提上了议程,他们深知墨西哥人对内争的厌倦,选举伊图尔维德的儿女回国主政,效果遭到骂声一片。保守派退而求其次,又建议寻找一位欧洲王子,寄望他既能威服各方,又能减轻英法等国的催债压力。要知道,拿破仑战争后,英国兜销一批滑铁卢战争时代几近报废的兵器,让墨西哥背上了繁重债务,从此利息像滚雪球一般膨胀,加之国无宁日,战争开销一日千里,压得人民喘不外来气。当然,即便自力以来的墨西哥一向潜藏着皇权基因,但要人们抛却鲜血换来的共和并非易事。保守派的说客深入欧洲,游走于列强之间,意欲借刀杀人,伊达尔戈与古铁雷斯·埃斯特拉达就是此类阴谋家,他们的方针是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

拿破仑三世的美洲蓝图

在《拿破仑三世宫廷秘事》里,居伊·布雷东将法国过问墨西哥的泉源追溯到皇后欧仁妮与交际官伊达尔戈的私情。切实,那些收支法国宫廷的墨西哥保守派魅力十足,也深得欧洲上流社会信任,但他们还不足以阁下时局。拿破仑三世,才是真正的幕后经营者。

拿破仑三世,壮志与才干并不相配的皇帝

在动荡的前半生里,拿破仑三世一向盼望创立功勋,欧洲旧秩序视他为眼中钉,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1840年,在一次急急叛乱后,拿破仑三世成为阶下囚,被处以终身羁系。为了打发狱中时光,他耐劳攻读百家论著,汗青上假如没有阿谁志大才疏的皇帝,或许会多一位滔滔不绝的学究。他把目光放在了遥远的美洲,令人敬仰的拿破仑皇帝曾设想在中美洲打下一根楔子,搭建一块通往北美的跳板,海地奴隶起义与黄热病让他铩羽而归。拿破仑三世亦步亦趋,也将进展依靠在中美洲。他在狱中札记里写道,尼加拉瓜将来能够媲美君士坦丁堡与威尼斯,试试看的欧洲移民只要购置一份价值250法郎的股票,就能够获得一块地盘,在那边大展拳脚。中美洲繁荣起来后,只消用商业手段支撑墨西哥,就足以抵御美国蚕食南方的诡计。届时,法国将在遥远的美洲与英美匹敌,从新成为不容轻忽的大国。他骄傲地宣扬:“战争已颠末时,商业现在正继续着征服,让我们为它开拓一条新途径吧。”

此后二十年光景里,拿破仑三世忙于逃狱、选举、称帝,美洲宏图被深埋于心底,直到墨西哥保守派说客提醒他,干预的良机已经降临。本来,“改造战争”打响后,墨西哥经济几乎触底,胡亚雷斯总统颁布暂缓了偿债务,引起欧洲列强的大怒。谙习汗青的人不难想到,这不是墨西哥第一次陷入债务危机了,1838年荒唐的糕点战争,导火索恰是他们拒绝偿付战火里受损的糕点铺与侨民债务。那场战争里,法国战舰压境,受命迎敌者是前文说起的圣塔·安纳,他在炮火中被炸坏了一条腿,落下终身残疾。日后,专制的将军为本身的断腿举办了盛大国葬,又沦为全世界的笑柄。

说回到债务危机,拿破仑三世联手英国、西班牙,捏词索债,暗地讨论入侵大计。三国在杀青的《伦敦协定》里煞有介事地声称,缔约国任何一方不得谋求非凡好处,实则各怀鬼胎。在美洲事务上,英国素来只求提线木偶,偏重于经济渗透,因而死力策反自由派。西班牙还做着春秋大梦,规划吩咐消磨一位王子再度接办墨西哥。拿破仑三世则策画着培植一个傀儡皇帝,既让墨西哥保守派心满意足,又不至于让英西心生妒意。傀儡上位后,向北扼制美国,向南觊觎中美洲地峡,若是铁路与运河设计获得成功,那边弹指之间就会成为帝国的聚宝盆。何况,欧洲的真皇帝与美洲的傀儡皇帝遥相呼应,让法兰西帝国力力顾盼西半球,那是老拿破仑都不曾完成的伟业。

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让拿破仑三世的如意算盘打得更响了。趁着美国无暇南顾,三国策动了风格汹汹的远征。西班牙人从古巴调动戎行,猛攻维拉克鲁斯——这个多灾多灾的海港,见证了墨西哥每一次战火。一个多月后,英法大军赶到,接管了海关。胡亚雷斯当局连内哄都无力消弭,遑论抵御外敌,只能节节败退。节制了财务大权的英国和西班牙,认为索债目的达到,没需要陷入墨西哥内陆的泥潭,签下《拉索累达德协定》后选择了撤军。

法国入侵墨西哥,拿破仑三世志在中兴拉丁帝国

拿破仑三世的宏愿不止于此,他决心要把傀儡皇帝扶上马。不久之后,法国远征军吃到了泥潭的苦头。究竟,胡亚雷斯无路可退,只能带动全国力量殊死一战,强制家产税和借债被搬上台面,公理性有待商榷的“全民捐募”成了救命稻草。在普埃布拉,墨西哥人凭借固执意志,一度逼入侵者退回了维拉克鲁斯。不满于战争进展的拿破仑三世走马换帅,集结了更精锐的军队,终于将胡亚雷斯摈除出了京城。

占领了帝国首都,傀儡皇帝的选拔刻不容缓了。拿破仑三世不信任自家后辈,也不睬会西班牙的王子,在贰心目中,精良的名声与对美洲的热情缺一不行。在欧仁妮皇后的举荐下,他圈定了一个幻想人选——奥地利的马克西米连大公。

无邪与野心诱拐了大公

马克西米连大公与老婆卡洛塔,跟美洲的确有不解之缘。大公醉心天然,尤爱动植物研究,曾远赴巴西考查;卡洛塔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之女,她的舅舅刚巧是法国的儒安维尔亲王——糕点战争时代的法国主将,在墨西哥立名立威,又娶了巴西公主弗朗西斯卡。在担当伦巴底-威尼斯总督时代,大公贤良仁慈的名声就传遍了欧洲,这也让拿破仑三世对他青睐有加。

与此同时,墨西哥保守派的代表也把宝押在了大公身上。在盛情邀请之下,马克西米连起先连结了沉着,他对墨西哥政坛的浑水不行能全无所闻,认定法国军事支撑与墨西哥人民意愿是接管皇位的先决前提。为此,拿破仑三世大费周章,先是与之签署和谈,将法国人、埃及人与北非轻步卒构成的远征军留在墨西哥长达三年,接济他完成政权过渡。随后,法国人精心筹谋了一场全民公投,在8620982张“有效投票”中,6445564个墨西哥人赞成马克西米连称帝。

若不是被权欲迷住了心窍,马克西米连本应一眼看出投票的可疑。在战火纷飞的墨西哥,法军攻城掠地尚且步履维艰,有何能力组织全民投票,何况不少国土还在胡亚雷斯之手。但无论若何,他决心启程了。启碇之前,大公收到了兄长弗朗茨·约瑟夫的“厚礼”。奥地利皇帝迫使弟弟签署一份机要和谈,声明本身及子女摒弃奥地利的继续权,他不肯看到有朝一日生长于墨西哥的王子“玷辱”哈布斯堡的贞洁血统。兄长的绝情,让大公别无选择了,后世据此猜测,宫廷里的骨肉相残以及卡洛塔和茜茜公主的妯娌失和亦是马克西米连远走墨西哥的主要推手。

油画里的马克西米连佳耦

后世说起马克西米连,往往说他是“无可救药的幻想主义者”。在跨洋航船上,他就表露了个性。墨西哥有一大堆事务亟待处理,即将入主的皇帝却同心制订繁文缛节的宫廷礼仪。他废寝忘食的钻研最终化作600页功效,以及7册帝法律典,它们都近乎一纸空文。1864年6月,当一行人抵达维拉克鲁斯,皇帝的心凉了半截。欢迎者记错了时间,偌大的城市竟无一人恭候君主。从口岸到首都,道路早已毁于炮火,骡子拉的慢车在泥泞里波动,还随时可能受到游击队骚扰。坐在车里的皇帝与皇后,应该猜到了严寒的实际,他们接办的墨西哥不是金碧灿烂的帝国,而是一个烂摊子。

出人意表的是,皇帝没有气急废弛,作为一个欧洲王子,马克西米连不免过于“墨西哥”了。或许出于动植物学家的本能,或许出于虚张声势,初来乍到的皇帝戴上宽沿大帽,穿上牧人的开腿裤,享用传承自阿兹特克人的美食,饱览火山风光。在写给家人的信里,他盛赞墨西哥风光,炫耀本身来到了人世乐园。

若是假设皇帝是一个流连山水、不思进步的昏君,就有失公允了。在短暂生涯里,他为墨西哥人做了很多实事。最富有幻想色彩的,是恢复了印第安委员会,将阿兹特克文明视为墨西哥的汗青根底。他身体力行地搬进了查普特佩克宫,那边是阿兹特克王宫旧址、印第安人的崇奉地点。新当局公布,印第安村社理应拥有公共地盘,对无地农民要赐与赔偿。对于民怨积存已久的劳务偿债,皇帝明令废止,还限制滥用童工,严惩体罚工人的行径。一系列亲民主张,让墨西哥布衣对皇帝改观不少,印第安人甚至相信白皮肤、蓝眼睛的马克西米连是重回人世的羽蛇神。

把他请来的墨西哥保守派大跌眼镜,官员们疑心于皇帝对印第安人过度的存眷,更愠怒于他对自由派的宽容。对于躲在山区大打游击战的胡亚雷斯,马克西米连不肯赶尽杀绝,反而自动伸出橄榄枝,邀请强敌到场当局,走温文改良的路子。遭到决然拒绝后,皇帝不气不恼,保留了前任当局的改造功效,果敢升引失势的自由派,找个闲职将保守派主心骨米拉蒙逐出了墨西哥。政坛惊呼,皇帝竟是自由派,此刻心生悔意的生怕要换成拿破仑三世了。对保守派的忤逆,是源于皇帝的政治无邪吗?未必,新君即位,背后只有一时拼凑的法国远征军,若要皇位稳定,争夺各方好感是无可厚非的。一番交涉后,马克西米连终于做了一点合适皇帝“天职”的事情,因为膝下无子,他收养了伊图尔维德的孙子,将之立为储君,在保守派看来,帝国照旧有盼头的。

克雷塔罗的审判与枪声

毫无疑问,马克西米连不宁愿当一个对法国人言听计从的傀儡。拿破仑三世、墨西哥保守派、上帝教会……那些把他扶上皇位的力量,无一破例成了皇帝的隐形仇敌。然而,他的开明提高,设立在对盟友的倒戈之上,这让他逃不外沦为孤苦伶仃的命运。

对皇帝最不满的,当属上帝教会。“改造战争”之际,教会蒙受严酷打压,被迫卷入政治斗争。他们与保守派一道,撑持恢复帝制,意图重夺特权。马克西米连固然发表上帝教仍是国教,但果断回护崇奉自由。他还尖刻指出,司法官员、军官与多数教士是墨西哥最坏的三个阶级,教士们既无道德观念,又少仁爱之心。墨西哥皇帝的犀利谈吐在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教皇无奈之下出手干涉,居然也无法劝服他握手言和。几年之后,马克西米连弹尽粮绝,卡洛塔皇后自动请缨赶往欧洲搬救兵,在罗马教廷毫无悬念地吃了闭门羹。绝望的皇后精神涣散,只得过夜教皇领地,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梵蒂冈留宿的女人。卡洛塔自此发狂发慌,让马克西米连失去了最主要的精神支柱。

墨西哥皇后卡洛塔,命运最终逼疯了她

一个女人的离去,显然无法击溃帝国,但内忧外患足认为之。执掌帝国之初,马克西米连对法国戎行怨念深重。他名为皇帝,但处处遭到法军主帅巴赞掣肘。在即位前的和谈里,法军的巨额开支由马克西米连肩负,但享用着民脂民膏的巴赞从不为墨西哥考虑,同心留存实力。加之远征军是东拼西凑而来,规律不免松散,令公众苦不胜言。为此,皇帝另起炉灶,决意打造一亲属于本身的戎行。他和皇后离别带动母国,以奥地利-比利时联军构成近万人的焦点力量,辅之以从乡下招募的墨西哥人,加上七七八八的杂牌军,有三万之众,号称帝国戎行。若用作仪仗,帝国戎行排场十足,但若奔赴疆场,他们的实力远不如履历血雨腥风磨砺的法国远征军。故而,当胡亚雷斯组织起抨击,皇帝照样需要深恶痛绝的远征军冲锋陷阵。他的好日子不多了,劳师远征本已在法国引起争议,普鲁士的虎视眈眈让拿破仑三世自顾不暇。法军被分批召回,每一艘运兵船抛锚启航,都如同为墨西哥帝国敲响一声丧钟。

墨西哥人的固执抗击,让法军倦意渐生

致命一击来自边境,空费时日的南北战争宣了结结,美国人又能够龙精虎猛地援引着门罗主义涉足邻人的乱世了。墨西哥人总喜欢标榜胡亚雷斯为自力和自由的牺牲,却有意无意轻忽站在他背后的巨人。统一全国后,美军总司令格兰特授意将多量军火留在南方,以备不时之需。记得英国人将滑铁卢战争的破旧兵器处理给墨西哥的旧闻吗?同样的事情,美国人也干了一次。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托言军事演习,谢里登将军率领5万士兵驻守在美墨边境,随时预备参战。美国的斯科菲尔德将军更被强制休假一年,潜入山区,匡助胡亚雷斯练习戎行。自从美国卷入,战争性质弗成逆转地发生了改变。胡亚雷斯是爱国者,也是大国争霸的棋子。马克西米连是僭位的墨西哥皇帝,也是地缘政治的牺牲品。

法军撤离,美国介入,命运的天平逆转了。马克西米连一度筹算摘下皇冠,找回与巴西蝴蝶标原形伴的纯真岁月,但他舍不得抛却庄严。撤军的拿破仑三世宁可丢弃体面,保留死灰复然的本钱,而墨西哥皇帝除了庄严之外,已是一无所有。经营着困兽之斗的皇帝昏招连连,他公布“黑色法令”,将政治犯与战俘当场处决,彻底毁了苦心经营的暖和形象,让本身成了众矢之的。其实,三年之前胡亚雷斯也颁行过雷同的残酷法令,却只被后世解读为需要的暴力。

胡亚雷斯,墨西哥汗青上最闻名的爱国者

1867年3月,法军所有撤出墨西哥,马克西米连走上断港绝潢,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胡亚雷斯麾下的虎将波菲里奥·迪亚斯攻下墨西哥城,皇帝退守克雷塔罗,被五倍于己的仇敌团团围住。他的马队司令见机行事,为围攻者打开城门,一家修道院成了皇帝被俘前的最后歇脚之地。审判之前,马克西米连仍有逃脱的机会,皇帝的摆布行贿了看守,只要他剃掉胡须乔装装扮,保不齐还能趁乱留得一命。皇帝拒绝了,在他眼里,胡须是贵族的庄严,价值高过生命。

马克西米连珍惜颜面,胡亚雷斯却掉臂及人情。墨西哥皇帝被俘的新闻传开,那些冷眼旁观的欧洲国度纷纷具名求情,半是恳请半是威胁,但愿保全他的人命,就连胡亚雷斯最崇敬的雨果与加里波第也插手了游说大军。但胡亚雷斯不敢留后患,在军事法庭的慌忙审判后,下达了枪决的饬令。据说,行刑者扣动扳机之前,马克西米连高喊着“墨西哥万岁!自力万岁!”或许他至死也不愿认可,本身事实叛变了谁的国度。

马克西米连,是被皇冠迷住心窍的抱负主义者吗?

马克西米连的悲剧不只是一个杂沓时代的插曲,墨西哥政治似乎流淌着“屠龙勇士变恶龙”的基因——赶走西班牙人的伊图尔维德成了皇帝,推翻伊图尔维德的圣塔·安纳成了卖国自保的无冕之王,世纪中叶空降的恶龙马克西米连成全了胡亚雷斯的英名,孰料反法战争里名声鹊起的另一位奋战英雄波菲里奥·迪亚斯最终照样逃不外酿成恶龙的命运。1876年,他揽过大权,成了墨西哥汗青上最闻名的专制者。他治下的三十余年,耗尽了抗议者的耐烦,酝酿出了惊世的墨西哥革命,让墨西哥自力百年成为一部名副其实的杂沓史。

------分隔线----------------------------
------分隔线----------------------------
随机推荐